●中國社會組織評估等級AAAAA   ●連續兩屆全國先進(民間)社會組織   ●全國優秀協會   ●全國建筑業先進協會   ●山西省全省社團建設先進單位   ●山西省社會組織創先爭優活動先進黨組織
公告:
文化復興,中國的軟實力
來源:中國建設報 2014-09-24
2014/9/27 9:17:53

“中國夢”如何實現?強國富民是根本,文化復興更是展現中國軟實力的基礎。

優秀傳統建筑文化作為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中自然責無旁貸,如何傳承與弘揚,已成為迫在眉睫的大事。

對于長年堅守與耕耘在傳統建筑文化研究、設計、建造與教育領域的業內人士來說,9月20日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中國勘察設計協會傳統建筑分會正式宣告成立,眾多時常感覺“無家可歸”的從業者終于有了自己的“家”。

“這一天來得太晚了!”來自陜西省文化遺產研究院的總工程師李衛感慨頗多,“不過總算來了,我們終于有了自己的組織,時代也重新賦予我們更廣闊的用武之地。”

“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根基。中國建筑要走向未來、走向世界,就必須以中國精神為魂。”盡管年近八旬,但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張錦秋的心目中,中國傳統建筑文化永遠是她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這也是她欣然接受邀請,擔任傳統建筑分會名譽會長的主要原因。

而在中國勘察設計協會理事長王素卿看來,“傳統建筑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特別是在現階段,發揮好傳統建筑專業隊伍的力量和作用,對于傳承中華文化和新型城鎮化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在迷失中回歸本真

中國城鄉建設在發生日新月異變化的同時,也廣受詬病,“千城一面”、“千村一面”、古鎮古村落消失、鄉愁難以尋覓讓許多中國人找不到自己根在何處。

難道,社會與經濟發展的代價就是大拆大建、迷失自我?難道,現代化發展的標志就是高樓林立、喧囂繁華?

步入21世紀后,中國優秀傳統建筑文化是否還有立足之地?中國優秀傳統建筑能否獨步于世界建筑之林?

“建筑是文化的載體,文化是建筑的靈魂,建筑是把文化內涵外化為物質形態的一種方式和手段。”王素卿認為,傳統建筑對文化傳承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早在2011年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已明確,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精神的家園,并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目標。“傳統建筑既然是歷史文化和民族文化的重要載體,擔負著文化傳承的重任,就更加凸顯出對于文化建設的重要意義。”

今年年初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則明確指出,要注重對文物保護單位、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和文化村落的保護,這充分表明了政府有關部門重視傳統建筑文化的思路。

對此,中國勘察設計協會副理事長王樹平強調,中國傳統建筑若想得到進一步發展,必須在人們的意識上培養“中國精神”,同時要有中華文化氛圍和民族氛圍,要讓全社會都意識到中國建筑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中國文化要想立足于世界之林,就必須弘揚自己的傳統文化。”

“從今天開始,從事傳統建筑文化發展的廣大同仁有了一個平臺,我們將施展才華,大顯身手,為在城鄉建設領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作出應有貢獻。”中國勘察設計協會傳統建筑分會會長馬炳堅表示,傳統建筑分會的成立有其歷史的必然性,改革開放打開國門以后,許多人不加分析地照搬照抄外國建筑,把中國傳統建筑拋在了腦后。“未來,中國建筑就是要走中而新的道路,沿著幾千年的歷史文脈繼續發展,實現傳統與現代的有機結合,創造有民族風格和地方特色的現代建筑。”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勘察設計大師、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馬國馨的心情也十分激動,他認為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深得人心,“尤其是傳統建筑文化,長期以來是靠口傳心授傳承的,沒有很好地提煉和總結,今后要特別注重理論研究和人才培養的重要性,把傳統思想、傳統理念、傳統手法和現代意識很好地結合起來。”

“中國建筑師要想在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和人居環境建設中實現‘中國夢’,就必須在設計實踐中體現文化自信、文化自覺和文化自強,捍衛自己的尊嚴。盡管很難,會受到方方面面各種各樣的干擾,但是沒有個人的尊嚴,何來國家的尊嚴?”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單德啟的發言觸動了每一位與會者。

做有靈魂的建筑師

對于熱愛建筑事業的人來說,建筑是有生命的。賦予其靈魂的,是同樣具有靈魂的建筑師。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卻常常能夠發現許多呆板、木訥的建筑充斥在城鄉各地;一些原本非常優秀的傳統建筑經過修繕改造后,反而喪失了原有的靈氣。那么,是什么原因讓這些建筑誕生于世?又是誰簽發了它們的“準生證”?在新型城鎮化的浪潮下,怎樣才能營造出各具特色的城鄉風貌?

中國勘察設計大師、上海現代集團顧問總建筑師蔡鎮鈺講述了發生在兩代建筑師之間的故事。

“我曾經希望一位年輕建筑師好好學中國建筑歷史,但他說不喜歡中國建筑,并說什么時候設計一個解構主義的建筑給我看。我去某著名高校建筑學院講課時也說過同樣的話,年輕的學生們卻哄堂大笑,這就是他們目前的狀態。如今,對解構主義、后現代等流派,這些學生奉若神明,認為這些才是先進的,中國傳統建筑根本不行。”已八十高齡的蔡鎮鈺談起自己的親身經歷,不禁感嘆傳統建筑教育的缺失。“中國建筑文化是重新展現在世界之林還是繼續走下坡路,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其實,吸收外來文化與傳承傳統建筑文化并不矛盾,只是我們要去其糟粕,做一個有靈魂的建筑師。”

來自于北京建筑大學的范霄鵬教授對此深有同感,“各地之所以出現‘千城一面’現象,根本原因出在教育上。建筑教育如果只教學生一種方式,設計出來的方案不就是一種方式嗎?只有一種思路,做出來的東西也就只有一種模式。”

范霄鵬認為,建筑學教育是傳統建筑文化理論與營造技藝得以傳播和發展的基礎,但是現在的教育體系并沒有融入這些內容。目前存在的普遍問題是,“傳統四有”和“現代四缺”。“所謂傳統四有,是指我們很早就形成傳統建筑的建造體系、空間體系、營造技術和師承方式,現代卻缺乏關于傳統建筑的教育體系、資源轉化、技術延續和實操引領。”

“當代建筑學教育體系包括布扎體系、包豪斯體系、建構體系,傳統建筑學的教育體系又在哪里?”范霄鵬反問記者。

談到傳統建筑的靈性保護,上海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唐玉恩表示,建筑是有生命的,保護歷史建筑是為了讓它們在延年益壽過程中傳承文化,通過可持續利用,有尊嚴地走向未來。正如文學大師果戈里說過的那樣,“當歌曲和傳說已經緘默的時候,建筑還在說話。”

“許多優秀傳統建筑承載著城鄉的歷史、文化,承載著濃濃鄉愁。如果我們說舌尖上的味道,或者一個習俗、一個節氣,能夠勾起大家對故鄉的懷念的話,那么建筑本身的留存能更觸動人心。歷史不僅應受到尊重,還令人敬畏。在尊重和敬畏的同時,首先要做的還是善待和保護。”唐玉恩說。

“在新型城鎮化建設和發展中,處理好傳統建筑、歷史街區的保護和發展關系,對進一步弘揚和發展中華傳統建筑文化、創造出更多的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力作非常重要。”王素卿對新時期的建筑發展提出希望。

 ■本報記者 張東林 北京報道 
 

http://www.chinajsb.cn/bz/content/2014-09/24/content_140943_2.htm


众发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阿坝县| 陇西县| 武冈市| 土默特左旗| 漳州市| 静安区| 贵港市| 双鸭山市| 沅陵县| 平舆县| 漾濞| 阿瓦提县| 科技| 彩票| 洛宁县| 抚顺市| 龙陵县| 万山特区| 岳西县| 海阳市| 珠海市| 波密县| 泸水县| 成都市| 老河口市| 长泰县| 错那县| 金寨县| 金阳县| 江山市| 富阳市| 乌兰浩特市| 鄂托克前旗| 九龙县| 宾阳县| 安丘市| 旬邑县| 凌海市|